林记(郭斯特):拥抱美好 用漫画治愈心灵

来源: 杭商传媒 时间: 2023-01-05 作者: 洪 钤

洪 钤

青年动漫家林记(郭斯特)

人物名片

林记(郭斯特),漫画作者、动画导演。代表作:《怪物先生》《给我来个小和尚》《今天的她也是如此可爱》等。

相关荣誉:亚洲动漫榜最具影响力女漫画家、金龙奖十佳漫画作品、中国国际漫画节新中国70年70人;曾受邀担任国家十大IP动漫领域、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动画组、中国国际动漫节金猴奖等赛事评委;作品入围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、日本亚洲短片电影节、美国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、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动画电影节、英国曼彻斯特电影节等国内外电影节。新浪微博@郭斯特,粉丝近1600万。

上榜2022年第二届中国青年动漫家成长计划。

林记(郭斯特)作品:今天的她也是如此可爱

认识郭斯特,想必多数人都是通过微博。2012年,一个戴着睡帽,拖着小尾巴的蓝色小幽灵横空出世,为大家带来温暖感动的漫画故事。

一直以来,郭斯特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职业漫画家。大学毕业,从事过其他工作,在满足温饱后,她选择跟随热爱,走上了漫画道路。在她看来,漫画工作者理应带着观众和读者到达另一个世界、体会另一种生活。

如今,伴随漫画与影视的双向流通,郭斯特如愿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进修班,拥有了新的身份——动画导演。从漫画创作者到动画导演,郭斯特始终把内心的光亮寓于创作,温暖着身边的人。

林记(郭斯特)作品:给我来个小狐狸

谈创作缘起

杭商传媒:您创作第一部漫画的契机是什么?当时为什么选择在微博上连载?

郭斯特:那要从2012年说起。当时我在游戏公司做美术主创,工作十分稳定,内心比较燥动。我想画一个被人记住的卡通形象,于是在笔记本上勾了一个戴帽子的“小幽灵”,以它为主角发了些条漫到微博上。

2012年的微博,正处于图文时代的初期,内容稍好就容易获得关注,所以当时跨平台的传播量非常大,读者也在那时迅速得到了积累。

杭商传媒:您漫画中的每一个人物都很萌系治愈,为什么会选择这种创作风格呢?

郭斯特:我自己喜欢的作品,大多十分温柔。汪曾祺老爷子说过,“我认为作家的责任是给读者以喜悦,让读者感觉到活着是美的,有诗意的,生活是可欣赏的”。我认为动漫作品也是一样。

20来岁时,我喜欢低落的结局,认为遗憾才是生活的主题,后来愈加发现,上扬的结局,是属于创作者的温柔,是这个残酷世界里的一份珍贵礼物。

杭商传媒:据了解,您是先解决了生存压力后,才投入漫画创作。很多创作者同样面临着谋生与谋爱的冲突,针对这个问题,您有哪些建议?

郭斯特:先活下来才能谈理想。创作靠的是内驱力,有欲望的人自然会画下去,别人的建议不大顶用的。

林记(郭斯特)作品:给我来个小狐狸

谈角色转变

杭商传媒:为什么想要涉足动画领域?有什么关键的事件或节点吗?

郭斯特:2017年IP潮,大概6月份,一家影视公司找到我,想要改编《给我来个小狐狸》为动画电影,并且提出让我担任导演。因为我没学过,个人性格不喜欢做没把握的事,所以最终拒绝了。

但同时,这件事让我思考到一个问题。就整个行业来说,类似于我这样的漫画作者,都很希望自己的作品被影视化、动画化。可在卖出影视版权的同时,我们十分被动,片子由谁来导、谁来做编剧,成片品质会怎样,都与我们无关。那么,与其蹲在原地被选择,为什么不我自己来做。想通这件事以后,我便开始恶补文学和剧作理论,“苟”了一年考上了北电导演系的进修班。

杭商传媒:您觉得漫画和动画最大的差异是什么?分别需要创作者具备哪些能力?

郭斯特:说到这个,想到一件傻事儿。第一天入学,老师让大家上台轮流做自我介绍,我上去说“以前我用画笔讲故事,以后我想用镜头讲故事”。后来学进去才发现视听语言远不止“讲故事”。

动画影视的奥义是使用声音和画面,组合产生新的意义,这点漫画也一样。两者最主要的差异是:一个使用视觉创作,不拘泥于固定画框;一个使用视觉和听觉在固定画框内创作。创作者需要有表达欲望和执行力。一切创作都是作者的表达。

杭商传媒:您的毕业动画作品《怪物先生》曾入选第十届短片节国际短片节,获得了二十多个国际电影节的提名和奖项。这部作品对您来说有何意义?创作过程中是否发生了一些难忘的故事?

郭斯特:应该说让我知道自己还行,毕竟我一开始去学习也是摸着石头过河,哪知道结果如何。

至于难忘也是十分难忘——因为《怪物先生》太“烧钱”了,6分10秒的短片花费了100多万(多少年的广告费都搭进去了)。

杭商传媒:据了解,您的漫画作品《给我来个小狐狸》正在改编成三维画剧集,改编过程中,您最看重的是什么?

郭斯特:我认为,关键词是“再创造”。

《给我来个小狐狸》原稿是一话三十多格的条漫,信息少、“短平快”,改为动画时,必须重写剧本,扩充剧情。

比如第一幕,漫画里是小狐狸的内心OS:“第一次见那和尚时,他正在园子里浇菜。”单刀直入,读者不知道小狐狸从哪儿来的,是怎样一个妖怪。

而动画中,我将这一段初遇情节延后,在第一分钟处重构了新的画面:小狐狸从悬崖往下看菜园,云雾缭绕,小和尚在菜园里行走,好奇的小狐狸一跃而下。由于悬崖太高,直接蹦极不行。所以它先是落到一列正在行驶的大雁身上。像下台阶一样,跳下最后一只大雁,小狐狸从尾巴掏出一个莲蓬,莲蓬上有莲子,莲子就作为九宫格密码。输入密码,密码正确,莲蓬眼喷射出降落伞,带着小狐狸顺利着陆。夏天葱茏的芦苇地泛着银光,软绵绵的,小狐狸抖抖耳朵上的草屑,轻快地穿过芦苇丛,奔向小和尚的所在。这个场面在主题曲里也有体现:

山涧晨风 一路到寺中

草色青 遮不住 那白绒影踪

我忽然间撞入你 满目的葱茏

彼时 春与人间 相逢

杭商传媒:艺术市场的繁荣为动漫创作带来了活力,但也影响着创作者的风格趋向。您怎样平衡市场与创作之间的关系?

郭斯特:商业作品的创作本质是服务行业,所有商业创作都要找到自己的受众,他们被称为“读者”、“观众”,再直白点讲,他们是作品的“买家”,我们是为他们服务的。

例如委拉斯凯兹是宫廷画家,卡拉瓦乔是为教堂做订件的,伦勃朗的《夜巡图》也是自卫队的订件。这些伟大的作品都是在工作中完成的,创作者要有个人的表达,也要去倾听观众的声音。

林记(郭斯特)作品:怪物先生

谈动漫家

杭商传媒:作为动画组的评委,您认为一部好的作品应该具备哪些特质?

郭斯特:学院有句话是,如果你能用真人拍摄出来的片子,那么它大可不必做成动画。动画本体在乎想象力,在乎无中生有,我们要创造这个世界没有的山丘、没有的花朵,没有的小路与河流,我们要走在前面,对观众说:“来,请看看我的世界吧。”

杭商传媒:一路走来,动漫对您的意义是什么?

郭斯特:“我的生命之光,我的欲念之火,我的灵魂,我的罪恶……”后面忘词了。

杭商传媒:最近您在创作什么作品?未来有什么创作计划?

郭斯特:目前顶要紧的,把《小和尚》动画的第一季做好,做完还有第二季。同时,我希望把《今天的她也是如此可爱》改编成动画。我会努力。

杭商传媒:中国动漫走过了百年,您印象最深刻的动漫作品是哪一部?为什么?

郭斯特:哪吒割肉还母,剔骨还父,当时的我虽然看不太懂,但大受震撼。

杭商传媒:2022年是中国动画诞生一百周年,作为青年动漫家,您对中国动漫有怎样的祝福与期待?

郭斯特:我希望各位同行好好保重身体,争取能够活到百年。


责任编辑:蒋莉

猜你喜欢

分享按钮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