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:樱桃成熟时,一场速度与温度的接力

来源: 潇湘晨报 时间: 2022-06-24 作者: 陆凯超

樱桃成熟时,一场速度与温度的接力

走进大山的人:回到家乡 守护樱桃的甜

五月,站在樱桃背后的人

4月中下旬到7月初,甘肃、山西、陕西、山东、辽宁等各产区的樱桃陆续上市,天刚蒙蒙亮,果农们就已穿梭在樱桃园,默默地等候在果园旁的,是顺丰小哥和他们背后的运输网络和不断的科技创新。

果园之外,无数货车在城乡间运转,将刚刚采摘下来的樱桃运往全国各地,新的消费链条正在形成。而在站在链条最初的果园,一场变革早已悄然发生。

一、樱桃地里的泥瓦匠

进入五月,甘肃天水的八零后果农刘孝忠迎来一年当中最忙碌的两个月,他种了十亩樱桃,每天清晨采摘,将前一天在微信上卖出的樱桃打包好,送到顺丰设立咋果园附近的揽件点,剩余的再拉到市场上卖。

种樱桃是近几年才开始的事,2019年以前,他是天水烟铺村的泥瓦匠,村子里、小镇上,哪里盖房子需要人,刘孝忠就去搭把手。

泥瓦匠工资不高,一天几十元,看天吃饭,没活干时就一直闲着。刘孝忠索性不干了,盘了三亩地,种起樱桃树。

第一年,樱桃丰收,但找不到销路,只好卖给低价上门收购的商贩,销售额和成本算下来,勉强打平,没有亏钱。

他看见周围许多果农通过微信、抖音等电商渠道卖出不少樱桃,也开始试着学习。在2020年,他遇到了“顺丰乡村大讲堂”,用了1年的时间进行渠道拓展并学习线上销售、推广培训、运输售后服务等多方面知识。

2020年底他成功从打工仔变成樱桃园主。如今,他自主种植了10亩樱桃,产值达15000元/亩,年收入超15万元。土房换新房后,刘孝忠全家人开始一起种樱桃、卖樱桃。他将微信换成了烟铺大樱桃的形象,拿起手机,在果园里四处视频拍摄。

刘孝忠记录下樱桃挂在树上的样子、采摘好后整整齐齐装箱的样子,他为视频配上背景乐,思考许久写下广告语,“无虫无农药无添加,清晨果园现摘现发。”通过顺丰,这些樱桃日夜兼程,大多第二日就能抵达消费者家中。

图片8.png

 

在外地打工的亲戚朋友们帮他转发,很快迎来第一个线上卖出的樱桃订单,刘孝忠没有经验,学着别人买来泡沫箱,用樱桃一点点铺满。

那之后,订单越来越多,发朋友圈、接待顾客、打包发货、好评晒单……刘孝忠逐渐轻车熟路。

烟铺村地处天水市罗玉沟流域,有着适宜樱桃生长的水肥、气热和光照,所产的樱桃颜色鲜艳,格外甜美。

樱桃的品质是刘孝忠的最大底气。每天,通过线上渠道,刘孝忠能卖出40份左右的樱桃,一份3-5斤,能卖到近40元一斤。找刘孝忠下单的,许多都是回头客。

去年,刘孝忠又多盘了好几亩地,如今,靠着种植樱桃,一年能有十几万元收入,比当泥瓦匠时高出不少。

图片9.png

 

等果园里的活忙完,刘孝忠计划约上几个朋友来家打扑克,当地人爱玩“升级”,四个人两副牌,再配上点啤酒小菜,打牌聊天,是一年当中难得的闲暇与惬意。

更多时候,刘孝忠喜欢在快手上刷果树种植的视频,学习别人种果树的经验。他的父母也是农民,因此,他从小就相信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。“付出总会有回报”。

虽然,有时命运并不总是这样安排。比如去年他在摘樱桃时,不小心从树上摔下,缓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爬上树,比如,今年有几次霜冻,有些影响影响樱桃的收成,现在想起,刘孝忠仍觉得很心疼。

但他仍旧期待下一个五月,期待经过一次次除草、施肥、灌溉,最终迎来的丰收季。

二、乡间摆渡人

每年五月中旬开始,顺丰快递小哥侯晓楠总要比平时更忙碌,六点刚过,他从家里开车出发,走向一条山路,山路弯弯曲曲,通往种樱桃的村里。这样的习惯,侯晓楠已经持续了五年。

 图片10.png

上山要近四十公里,每天来回近两个小时,让身在威海的侯晓楠,也体验到了超一线城市的通勤时间。

山东樱桃每年五月成熟,采摘季大约一个月,电商是重要的销售渠道,因此离不开驻守的快递小哥。今年夏天还算凉爽,往年的樱桃季,侯晓楠会比平时黑上好几个度,手臂即使带着冰袖,仍被太阳晒得通红,“像泡在水里一样”。

顺丰在各个村口设了揽件点,果农将出售的樱桃装在保温箱里,骑电动三轮车送来,侯晓楠守在揽件点,为每一个快递加上吸水纸、冰袋,再细细封箱。打包好的樱桃很快从村子发走,一天有三趟车。

有些果农腿脚不便,侯晓楠就挨家挨户上门取件。山路难走,一趟下来,汗水早已浸湿后背。

图片11.png

 

头几年,快递单都是手写,果农一笔一画填好单子。后来,一张张快递单被电子运单替代,发件人在微信上填写地址就能下单成功。

有些果农不会用微信,拿了抄得密密麻麻的地址单来发货,侯晓楠逐字手打,将信息录好,再耐心教果农如何用微信填写地址。

连续五年上山,侯晓楠和当地的果农早已混熟,忙到没时间吃饭的中午,果农会热情地送来午餐和水果,顺带和他聊聊家长里短。

电商还未兴起时,樱桃主要销往当地市场,每家备一辆电动三轮车,载着满满的樱桃沿街叫卖。

因为家家都种,樱桃在威海当地不是稀罕物,大量上市时,只能卖到几块钱一斤,还有可能卖不出去,白白烂在树上。

如今,互联网成为威海樱桃的重要销售渠道之一,刚一入夏,果农在外地工作的子女们齐齐上阵,抖音、快手、朋友圈...使出浑身解数,卖出一箱又一箱樱桃。

通过电商,果农的樱桃大多能卖到十几元,甚至二十几元一斤,收入翻了数倍。

侯晓楠见证着这样的变化。

他看见这家村民又添了孙子,从牙牙学语开始,没几年就能满地疯跑;他看见村子起了不少新楼,村民几乎家家住上新房,旧的房子正在装修,他们计划改造成民宿,租给来玩的游客;他看见越来越多年轻人回到家乡,帮着打理自家的樱桃树,过上了向往的生活。

樱桃季一般在六月下旬结束,之后是长长的盛夏。侯晓楠会挑周末休个假,带家人去海边玩,儿子今年七岁,正是闹腾的年纪,去海边要带许多工具,有沙滩车、小铲子和城堡模型。

侯晓楠在海边支起帐篷,温热的海风吹来,是威海特有的味道。

在这个城市生活了32年,侯晓楠找到了适合的方式,回报他爱的家乡,平淡而炙热,因此他觉得开心,即使是那些浸泡在汗水里的日子。

三、直播间里的“胖娃娃”

乡间主播张明霞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过别人叫她真名了。身边的朋友、合作伙伴、网上的粉丝,大家都习惯叫她“胖娃娃”,这是她在直播间里的名字。

直播间叫“甘肃胖娃娃在助农”,在抖音有21万粉丝,张明霞在账号简介里写,“青春献给农产品,此生不负农村人。”

图片12.png

 

做直播是张明霞和三个大学同学的共同主意,2019年,他们大学毕业,彼时直播带货正火,直播间创造着一个又一个销售神话。

四个人分工,张明霞负责直播,直播间的名字根据她的形象延伸,微胖,所以叫胖娃娃,显得亲切。

第一个阻力来自家人,张明霞父母是农村人,听到张明霞要去做直播,下意识的反应是,“那不是什么正经工作。”

张明霞没听进去,2020年五月,她开始第一次直播,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,直播间都没有流量,人气好的时候十几个人,冷清的时候,一个人都没有。

张明霞对着空空的评论区百无聊赖,还是决定坚持下去。

情况好转是一个月之后的事,张明霞的直播间突然获得了抖音推荐,涌入了许多流量,那之后,直播间逐渐步入正轨。

第一个产品是天水樱桃,五月樱桃成熟,天水是甘肃樱桃的最大产区。张明霞四人在天水租下一套民宿,七点,张明霞起床,去果园里看着工人采摘,验收樱桃的同时,顺便拍几条视频,剪好发到抖音。

中午12点,张明霞开始直播,画面里,一个微胖、黝黑的年轻女孩热情地介绍商品,陆续有人进入直播间,询问樱桃的情况,她会一一解答。

图片13.png

 

张明霞直播不开美颜,滤镜会影响樱桃真实的颜色,有人劝她化个妆再直播,她说,“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睡几个小时。”

在张明霞心里,有比化妆和美颜更重要的事。她自小在农村长大,家里种药材,但卖不出好价,大多被当地商贩低价收走,她想,“自己卖是不是比别人卖更好一些?”

甘肃地处三大高原交汇地带,早些年因为交通不便,外界对当地农产品的感知度一直很低,而电商和快递的加速发展,让甘肃农产品有了更多可能。

这两年,因电商火爆,天水苹果的价格从几毛钱飞涨至三块多,并且总能很快卖断货;从前只在省内流通的甘肃樱桃,如今被全国各地的消费者喜爱。

对于樱桃这样时效性要求较高的产品,张明霞会选择用顺丰寄出,虽然运费成本提高了,但能够最大程度保证樱桃的新鲜度。“做直播,最重要的还是品控”。

因为这份对品质的执着,张明霞的回头客一直很多。

如今,张明霞的直播间里,每天能卖出500到1000份樱桃,父母早已改变了看法,不再阻拦,还劝张明霞今年回家,也卖卖自家的药材。

张明霞每天上山直播时,会碰到许多拿着自拍杆的同行,正对着镜头卖力直播,看见彼此时,默契地点头,会心一笑。

张明霞不觉得他们是竞争关系,而更像伙伴,他们聚在这里,为的是同一个愿望:让家乡不再有烂在地里的农产品。

为这份愿望,张明霞一直在路上。

这也是无数果农、乡间主播、顺丰小哥共同守护的丰收季,因为夏日里那一抹樱桃的甜,也因为樱桃背后,无数果农的笑脸。

年复一年,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大地上,从甘肃到辽宁,从陕西到山东,甘肃樱桃、烟台樱桃、大连樱桃陆续红遍田间地头,在2022年这个收获季,顺丰针对陕西、甘肃、山西、辽宁、山东等樱桃主产地规划资源投入航空加班机较去年增加49%、冷链干线较去年增加达122%、增加12%的下沉到产地的网点,助力樱桃出村进城。

每一个果园的小故事,演绎成了中华大地定时放送的大剧本。(陆凯超)


责任编辑:刘月朋

猜你喜欢

分享按钮
top